COFFE

偶遇
而后
感动
洗尽铅华

周国平:我更愿意做我自己

顽石:


       卢梭说:“大自然塑造了我,然后把模子打碎了。”这话听起来自负,其实适用于每一个人。可惜的是,多数人忍受不了这个失去了模子的自己,于是又用公共的模子把自己重新塑造一遍,结果彼此变得如此相似。

       真正成为自己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世上有许多人,你可以说他是随便什么东西,例如是一种职业,一种身份,一个角色,唯独不是他自己。如果一个人总是按照别人的意见生活,没有自己的独立思考,总是为外在的事务忙碌,没有自己的内心生活,那么,说他不是他自己就一点儿也没有冤枉他。因为确确实实,从他的头脑到他的心灵,你在其中已经找不到丝毫真正属于他自己的东西了,他只是别人的一个影子和事务的一架机器罢了。

       人生在世,不能没有朋友。在所有朋友中,不能缺了最重要的一个,那就是自己。缺了这个朋友,一个人即使朋友遍天下,也只是表面的热闹而已,实际上他是很空虚的。

       能否和自己做朋友,关键在于有没有一个更高的自我,这个自我以理性的态度关爱着那个在世上奋斗的自我。理性的关爱,这正是友谊的特征。有的人不爱自己,一味自怨,仿佛自己的仇人。有的人爱自己而没有理性,一味自恋,俨然自己的情人。在这两种场合,更高的自我都是缺席的。

       这个更高的自我知道:自爱者才能爱人,给人以生命欢乐的人,必是自己充满着生命欢乐的人。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既不会是一个可爱的人,也不可能真正爱别人。他带着对自己的怨恨到别人那里去,就算他是去行善的吧,他的怨恨仍会在他的每一件善行里显露出来,加人以损伤。而只爱自己的人也不会有真正的爱,只有骄横的占有。如果说爱是一门艺术,那么,恰如其分的自爱便是一种素质,唯有具备这种素质的人才能成为爱的艺术家。

       人与人之间有同情,有仁义,有爱。所以,世上有克己助人的慈悲和舍己救人的豪侠。但是,每一个人终究是一个生物学上和心理学上的个体,最切己的痛痒唯有自己能最真切地感知。在这个意义上,对于每一个人来说,他最关心的还是他自己,世上最关心他的也还是他自己。要别人比他自己更关心他,要别人比关心其他人更关心他,都是违背作为个体的生物学和心理学特性的。结论是:每个人都应该自立。这些都是心中的自我应该知道的。

       心中的自我还须明白:有些痛苦是无法分担的。别人的关爱至多只能转移你对痛苦的注意力,却不能改变痛苦的实质。甚至在一场共同承受的苦难中,每人也必须独自承担自己的那一份痛苦,这痛苦并不因为有一个难友而有所减轻。

       对于别人的痛苦,我们的同情一开始可能相当活跃,但一旦痛苦持续下去,同情就会消退。我们在这方面的耐心远远不如对于别人的罪恶的耐心。一个我们不得不忍受的别人的罪恶仿佛是命运,一个我们不得不忍受的别人的痛苦却几乎是罪恶了。

       我并非存心刻薄,而是想从中引出一个很实在的结论:当你遭受巨大痛苦时,你要自爱,懂得自己忍受,尽量不用你的痛苦去搅扰别人。

       和自己交朋友,还要做自己的一个冷眼旁观者和批评者,这是一种修养。它可以使我们保持某种清醒,避免落入自命不凡或者顾影自怜的可笑复可悲的境地。获得理解是人生的巨大欢乐。然而,一个孜孜以求理解、没有旁人的理解便痛不欲生的人却是个可怜虫,把自己的价值完全寄托在他人的理解上面的人往往并无价值。成为真正的自己很难,但一旦找到了真正的自己。你也会乐此不疲。

       为别人对你的好感、承认、报偿做的事,如果别人不承认,便等于零。而为自己的良心、才能、生命做的事,即使没有一个人承认,也丝毫无损。我之所以宁愿靠自己的本事吃饭,其原因之一是为了省心省力,不必去经营我所不擅长的人际关系了。

       我曾和一个五岁男孩谈话,告诉他,我会变魔术,能把一个人变成一只苍蝇。他听了十分惊奇,问我能不能把他变成苍蝇,我说能。他陷入了沉思,然后问我,变成苍蝇后还能不能变回来,我说不能,他决定不让我变了。我也一样,想变成任何一种人,体验任何一种生活,包括国王、财阀、圣徒、僧侣、强盗、妓女等,甚至也愿意变成一只苍蝇,但前提是能够变回我自己。所以,归根到底,我更愿意做我自己。


下一个7年,我是谁?

顽石:


 

 

文/青争

 

 

 

一时心血来潮报了个口译班,其中有一位老师大概30岁,长得很漂亮,打扮也很时尚,口译功夫了得,每次都来去匆匆,中午就花5分钟的时间泡一碗面吃。后来才知道,她大学学的是历史,她的本职工作是一家公司的公关部经理,儿子已经5岁,她每天要上班、做家务、带孩子。与我们不同的是,她拥有人事部二级口译证书,每个月都有天南海北的会议翻译任务,还兼任这家口译中心的导师。

 

打开她的博客,已经更新了500多页,有2000多个帖子,全部都是每天她自己做口译练习的文章,平均每天两篇长的一篇短的,她坚持做这件事已经快10年了,非专业出身的她因为爱好英语而一直努力。我对她表示钦佩,她说,10年前,她曾经看到一份调查报告,一个人如果要掌握一项技能,成为专家,需要不间断地练习10000个小时。当时她算了一笔账,如果每天练习5个小时,每年300天的话,那么需要7年的时间,一个人才能掌握这项技能。

 

她说,幸运的是,我知道自己想掌握什么技能,我只需要立马投入干起来就行了,我没有5个小时的时间,我每天只能学习3个小时,现在已经快10年了,我觉得自己差不多已经掌握了这个技能吧。六六在微博中也提到过这个理论,她说自己就是经过7年的努力写作,才成为一名作家,披头士乐队在成名前已经举办过1200场音乐会,比尔·盖茨在发家之前已经做了7年的程序员。

 

可是为什么你做了10年公务员还只是一名小职员?为什么在家里做了7年的饭,没变成特级大厨,反而发现婚姻到了7年之痒呢?

 

那是因为,你没有投入精力和热情来练习一项技能。每天上班只是看报纸上网应付各种琐碎任务,大家干吗你干吗,每天做饭只是为了让家庭正常运转,并不用专业的眼光看待这件事。

 

不要再哀叹大学毕业之后专业就丢了,如果从初中开始算起,12年的学校教育,就算每天学习一门技能2小时,一年300天,你也只有7200小时,还有2800小时的缺口,就算你毕业后每天坚持练习1小时,你需要10年。为什么理工科的人更容易成功?只要他们毕业后专业对口,还是做的那点事,那么他们就等于1天8小时都在练习,这2800小时,只需要1年多就填补了。可我们很多人,尤其是女人,工作的内容并不是在练习技能,大部分是琐碎的人和事,实际上,是在荒废。

 

也许你会说,我是平凡人,我不想成为什么人,只想安安分分过日子。那只是你的错觉,时间在流逝,你每天重复重复再重复的那些行为,就是在塑造你,你不想成为什么人,可是你注定会成为什么人。

 

每天5个小时,如果你是用来看韩剧、网页、聊天,那么7年后,你会变成一个生活的旁观者,你最擅长的就是如数家珍地说起别人的成功和失败,自己身上找不到任何可说的东西。花1分钟想一想,曾经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然后每天去做这件事,7年后,你会发现你已经可以靠这件事出去混饭吃了。哪怕你喜欢逛街呢,你规定自己每天逛街3小时试试?可能一开始你觉得很高兴,每天如此,你会发现无聊,再坚持下去,你就开始琢磨了,我逛街还能发现点什么,还能搞出点什么花样?坚持下去,7年之后,你可能会成为时尚达人、形象设计专家、街拍摄影师、服装买手……

 

生命中的下一个7年,下一个10000小时,你打算怎样度过?


愿自己给你美好

顽石:



  


你总在路上,总在寻找那些可以支撑未来幸福的砖瓦。你眺望远方,外人看不见你眼底的波澜,只以为是空洞,像这些城市里灰色的背景一样蔓延。你是个没有长大的任性孩子,你需要旁人源源不断的爱,但却自知无以回报。 

你喜欢照镜子,常常看着镜子里的人的眉眼,然后像抚摸爱人般地让指尖轻轻划过镜面。

你对那和你相似的影子说,对自己好点,这么多年来,我和你一起走过,那些被风吹起的日子,落在床底的灰尘上。我会好好对你的,我会好好珍惜你的。

我爱你啊,这件事没人可以否定。 

可是我迫不及待地想要让你受到伤害,想要让你支离破碎。然后,我会用手和着泥和水,一点一点将你拼凑。那样,你就会变得坚不可摧了。任凭这个世界如何幻灭,你都不会被摧毁。 

强大的人必定有强大的内心。你要慢慢长大,要经受各种各样的苦难,见识各种各样的色彩。你要明白现在你所走过的一切荒芜,所承受的一切不幸都只是为了你日后的强大。 

你有点脆弱或者说懦弱,你害怕真正了解我们所处的社会,为此你总是将这一刻的到来一再推后。也许这个世界并不美好,有阳光的地方就会有阴影,你要乐观地面对一切,始终不要忘记自己心灵的温度,做一个温暖如春的人。 

你好一点点,这个世界就会好一点点;你坏一点点,这个世界就会坏一点点。我希望,你可以笑得干净,世界偌大,我不在乎,我只在乎你是否还是当年那个纯白的少年。 

你是向下盛开的花朵。

《顾城哲思录》里说:“命运不是风来回吹,命运是大地,走到哪里你都在命中。” 

也许有一天,你会遇见一个人,你会觉得那一刻的左臂下的弦振动了。你认为他和你有相同的心跳频率,你认为他就是你一直等待的王子,也许他并不英俊,也许他并不多金。可能就是这样,你才会真心的爱上他本身,而不是他的外在。 

我希望,你永远不要因为同情一个人而给他他想要的东西,胜利者的安慰比旁观者的挖苦讽刺还要让人难受。

或许这有点残酷,但只有看着前方的人渐行渐远的背影,跌倒的人才会不甘地爬起来跌跌撞撞的前行。没有人需要别人的怜悯和施舍。 

有一天你会老去,那时回想这一切,你会感激那些曾经你认为冷血无情的人。是他们,促使你让自己的人生过得有故事,励志而热血。 

你喜欢文字,喜欢看,也喜欢写。你想要成为一名作家,为此你努力着。但你时常也会担心,万一你写出的东西没有人喜欢,没有人看怎么办?假如这样,你会放弃吗?

不会。

你肯定会这么说。

你不是为别人活着,是为了自己。或许你只需要一个读者就够了,中国古代也有这样的风格,弹一个琴,远处树下有一个人坐着聆听。

你不需要为任何人改变,这是你的王国,一切皆由你主宰。 

也许有一天,你突然迷失了,你以为自己的信仰突然和商业挂钩了,你茫然失措,到底该走向哪里呢?

不要怀疑你的梦想,不要顺从别人的目光,你是我最喜欢的你,我喜欢的是那年执着地奔赴自己梦想的女孩而不是被世俗同化了的你。如果你连最后的一点领域、一点坚持、一点梦想都没有了,你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你知道吗,无论你将来选择现实还是梦想,我都不会沮丧难过,因为无论是哪条路,我知道你都会好好的走下去。可是,我害怕你选择后你后悔了,后悔当初的岔路口,那样的话,我真为你感到丢人。 

你有点英雄气节,小时候你以为所有人都应该爱你,所有人都会被你拯救,未曾想到在这个世界上没人需要你的拯救。但至少,你还可以拯救你自己,你所要做的,就只是长大。彼得·潘最终也会长大,等你站在河的那端回首过去时,就会发现,走过的崎岖之路竟已繁花满路。 

这是给你的,我最爱的女孩。

这是给我的,我最爱的自己。

愿你美好。


 

文/苏白


每个人都在用力活着,用他自己的方式

顽石:

“其实这就是属于我的人生,度过一个很苦逼很奋斗的青春,然后突然发现自己真正想要的。”

文/卢思浩


(一)

我有一个很传奇的室友,他基本不翘课,还能一周打三份工。传奇的地方在于,他其中的一份工作会占据他大量的时间,他从下午四点出门工作,可以一直工作到第二天凌晨4点回来,有时候甚至可以工作15个小时。在其他空余的时间里,他也会去餐厅打工,我一度怀疑我身边的这个人是不是地球人,因为在我看来地球人是需要一定的睡眠和休息时间的,然而他似乎不用。对于他这样的生活作息,我们一堆朋友基本都保持着一个态度:太拼命了,这简直是在透支青春。

后来我们发现,这样的劝阻跟你去劝说一个熬夜好多年的人不要熬夜一样无力。

身边的一个女神,在没有毕业之前一副女强人的态势,考研,社团活动,晚会主持,哪儿都有她的身影。她自己也说着不会那么快地想要稳定下来,然后她突然结了婚。我们几个人聚会的时候,有那么一次说到曾经她那么拼,现在放弃了那些会不会觉得可惜。她说了一句很玄乎的话:其实这就是属于我的人生,度过一个很苦逼很奋斗的青春,然后突然发现自己真正想要的。

好友前两天在凌晨4点给我发来微信,他那里是早上7点。他跟我说着自己最近的苦逼,设计遇到神甲方,说着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睡。我突然很想说,如果他想要的东西少一点,是不是就不会这么累。然而我忍住了,因为对于他来说,苦逼就是他存在的方式,那是属于他的标签。

(二)

我突然想,我们所谓的存在的方式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

到了某个时刻——对于我们中的大多数,也许现在就是这个时刻,会发现生命中的人都开始有了各自的轨迹。有的突然就结了婚,有的读起了博士;有的进了银行,开始在微博上吐槽起自己的职场生活;有的则依旧在旅行;学会计的最后做起了生意,学管理的最后进了银行,说着不想结婚的人,第一个结了婚。

他们都是我很要好的朋友,然而我们都有着不同的生活方式。比如我从来做不到为了赚钱去那么拼命,我也不想早早结婚。也许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和我好友一样,改方案改通宵。曾几何时,我们都是一起上课一起下课,一起在同一个地方生活,然而最后我们都走向了自己的生活轨迹。

而我在进入我自己的间隔年之后,我每天早上九点多起床,每天晚上三点多睡觉,有着不算规律的睡眠时间。每天下午看一会书,看到不想看为止,有时候会忘记吃饭,有时候看一小时就看不下去。回家对着word发呆两小时,写得出来最好,写不出来也是常态。没有四处的旅行,没有拍漂亮的风景,这跟我以前向往的间隔年完全不同,然而一两个月以后,我开始觉得,也许这才是我想要的间隔年。

我曾经也因为朋友有着比我更好的工作,有着更好的生活而苦恼不已。我曾经也被他人生活中闪闪发光的东西迷失了自己想要的,而我现在觉得,我没有必要去羡慕他们。因为他们有着他们想要的,我有着我自己想要的。总有人比我工资高,总有人比我去的地方多,总有人过的比我光鲜,这些都和我没关系。能知道自己想要的不容易,没必要为了那些所谓的标签改变自己。

在我和好友聊着未来会去往什么地方的时候,我突然得到一个结论,也许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不管去什么地方,都会有点虚,生活在哪里都一样。

关键是如何生活。

(三)

在微博里我说:“有人相遇十天,闪婚了过的很好;有人一起十年,还是分开了;有人这年实现了梦想,春风得意;有人这年处处不如意,苦不堪言。这些都没关系,如果为了梦想,你愿意赌上你的时间,那就去赌;如果为了眼前的人,你愿意堵上自己的感情,那就去赌;只要你能为了梦想,愿赌服输,只要你能为了他,愿赌服输。”

我以前没有听懂女神的话,现在的我也许明白了:当你回头看的时候,你会发现一切都有迹可循。

为毛苦逼?为毛会走上现在这条路?你对着镜子问问自己,你会发现你现在的境遇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是自己选的。既然是自己选的,就不要抱怨,有的时候一条路开始了就不能回头,也不要去回头,不为了别的,只因为既然在开始时你有勇气做选择,就要有本事自己承担起后果。

我们都在按自己的方式活着,也许看起来过的很有意义,也许看起来过的毫无意义;也许看起来过的很安稳,也许看起来过的不靠谱;也许你和我一样写着没人看的书,去没人知道的地方;也许你在喜欢着一个不可能在一起的人,为了他做很多别人看起来“不值得”的事。也许你因为喜欢旅行而被别人贴上富二代的标签,也许你因为感情而放弃工作被别人贴上傻逼的标签;然而这都是我们自己的生活方式,你已经为了他去赌了,你已经为了你想要的生活去赌了,就不要再去打听这条路会走多久了,更不要在乎别人给你贴的标签。

我们的生活标签是什么?我们所谓的存在方式是什么?你自己去定义。你知道,来到这个世界上,你就没办法活着回去。你和别人的不同,就在于你怎么活。没错,你身上一定有能让你发光的东西,那是你自己的节奏,那是你与众不同的东西。那是你的路,你必须自己走,才能找到出口。

但是亲爱的朋友,在给自己一个交代之前,在还没有彻底甘心之前,请继续努力下去,直到有一天我们都能够以自己的力量平稳地站在大地上,那是属于你自己的力量,不必害怕它消失。


《琼美卡随想录》木心

一叶知秋:

该换些形容词了,难道又像另一个英国诗人说的:“我们活在形容词的荒年。”

——《琼美卡随想录》木心


十年后,你会是怎样的女子

同感。。。

顽石:

文/佚名




二十几岁的女孩,可曾想过,十年后,你会是怎样的女子? 

和姐姐聊天时,看到她的签名改成了“时间是把杀猪刀”,问她为何作此感慨,她发照片给我看。图片上是一个抱小孩的女人,很随便的短发,身材胖胖的,很明显 的双下巴,牛仔裤紧紧地贴在肉肉的腿和鼓鼓的小腹上,浅米色的上衣极其普通,但笑容很幸福,是你走在街上随意看到一个带小孩的女人脸上都洋溢着的那种母亲 的笑容。姐姐问我你还记得婷婷吗?我骇然,给姐姐发了四个字,判若两人。婷婷是姐姐的高中同学,记忆中的她高高瘦瘦的,皮肤有点黑,那时也是短发,但干净 利落,青春逼人。而照片上的她足有当年两倍胖,甚至不止。姐姐又发给我一张照片,还是个女人,烫着很平庸的卷发,微胖的身材,坐在床上抱着毛绒玩具温和的 笑着。不能说不美,但真的是走在人群中我不会丝毫留意的那种青春已过的女子。姐姐说,她是海鸥。我更加惊讶。姐姐大我四岁,我上初中时她上高中,但我和她 的同学极为相熟。那时候觉得海鸥是姐姐身边同学中最漂亮的一个,她留着很长很长的头发,有时候会扎成两个马尾,身材纤细玲珑,穿着裙子的样子像极了美少女 战士,很有灵气。多年过去,姐姐的这些同学我再没见过,只是没想到,若干年后,还未及三十岁,她们已再不是当年的模样。 

姐姐说,这回明白我签名的含义了吧。我微笑感慨,女人的青春真短暂。又开玩笑说,怪不得现在很流行女人对小三说,谁没有年轻过。 

都说现在的美女越来越多,或者娱乐圈又有某些不老的神话,比如赵雅芝,虽然比不得年轻的时候,可依旧优雅的美丽着。又比如某些明星产后迅速瘦身成功,身材 比别人没生过孩子的还要好,一边炫耀似地展示自己生的小宝贝,一边又忙着和大众分享其瘦身秘籍。据说明星们为了自己能够永葆青春忙着为自己的脸打各种针, 做各种护理甚至不惜动刀子。 

身边认识的,听到的,偶然遇见的,各种媒体宣传的,各式各样形形色色的女人,好像她们都有自己不同的活法,她们主动或者无意的为自己选择了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也许,作为旁观者,我没权利去评判任何人,然而,我却不自觉的问自己,十年后,甚至五年后,我会是怎样的女子? 

二十几岁的女子,十年之间,会发生极其巨大的变化吧。现在,或许还单身,或许还过着极其简单的校园生活, 

或许刚刚工作,尚在对于职场和社会的初步了解和奋斗之中,或许在考虑挑选怎样的男人,要爱情还是要房子,或许也有些勇敢的人毅然决然地踏上未知的旅途,趁 着自己还有年轻的资本。二十几岁,是女人最美丽的年华。褪去十几岁时的青涩和懵懂,多了些成熟和优美的风情,却依旧是纯净而朝气蓬勃的。有着成熟饱满的身 材,有着如丝的秀发,更重要的是还有着梦想,有着许多选择的权利。那么,十年后呢?过了三十岁女子,能嫁人的嫁了,还没嫁的或许想着把自己嫁掉,总之,总 要做了人家的妻子,人家的母亲,人家的儿媳妇。忙碌的工作,琐碎的生活,这时候的你,想做怎样的女子呢? 

我总是害怕有那么一天,自己成为那样的女子:生了孩子,没时间顾及自己的身材,忘记打扮,只是担心屋子有没有打扫干净,工作是不是又要加班,孩子有没有生 病,丈夫有没有变心,闲暇的时间喜欢和邻居或者亲戚聊些乱七八糟的家长里短,或者和婆婆计较着吵吵架。忘记读书,忘记旅行,忘记外面还有很大很大的世界, 而是只身投入于世俗的凡俗中,记得家庭,记得工作,唯独,忘记了自己的灵魂。 

我喜欢看一个人的眼睛,因为那是灵魂闪耀的窗口。而我希望那窗口永远闪耀着热情,希望,充满生命力的光火,而不是那样温和,驯顺,平淡无光。 

有人和我说,性格决定命运,也有人说,态度决定一切。无论怎样,十年后,我不愿做那样的女子。我曾对朋友笑着说,我的梦想就是,有一天,头发花白,满脸皱纹,我也要做一个优雅的老太太。 

我不是明星,没有叫做李刚的爸爸,不是传说中的富二代,我和世间大多数女子一样,是个最最平凡的女子。我算不得闭月羞花的美女,也没有饱读诗书的惊世才华,但我不愿做红尘众生中面目模糊的一个,我不愿过他人的生活。 

我知道世间没有所谓的世外桃源,没有人能够真正超凡脱俗,我知道人间烟火,我知道平平淡淡才是真。但,总要努力保持原本的自己,并且不断提高。我会在将来 的某一天,安心嫁一个能给我安全感的男人,生一个可爱的宝宝,我会在身材变样时去健身房流汗,我会认真护理好我开始松弛的肌肤,我会选择简单优雅的打扮和 淡淡的妆容,我会在厨房里努力为我的丈夫和孩子准备丰盛的晚餐,也会在偶尔的闲暇时光去一家安静的咖啡店,晒着太阳喝杯咖啡,给心灵放个假。我也会关注时 事,不忘读书,争取不要在有一天孩子问我问题,我总要回答他说,妈妈也不知道。我会认真地努力工作,有自己的经济基础,不要担心有一天丈夫变心而使我变得 一无所有。我会在每一年的年假,说服爱人和我一起,或者我一个人,暂时放下世俗的一切,做一个短暂的旅行,去看不同世界不同的风景,提醒自己,世界依旧和 我年轻时一样大,我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没有见过。 

或许会有人对我说,这些是不是太过理想化,但我总觉得,这些也只是一个平凡女子该有的生活,只要努力,一定可以实现。也或许有人会对我说,人各有命,人各有梦,我同意这个观点,或许我阅历尚浅,况且每个人都有自己对于幸福的衡量标准,不必强求。 

前段时间,看《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浪漫而干净的片子。我们都曾是被人追求的女孩吧,在那些年轻耀眼的年华里,曾幸福的被人喜欢过。每当我收到一封 情书,听到一段告白,或者认真谈一场恋爱,无论那是怎样的男孩,我在心里都曾说过,谢谢你们曾经喜欢我,为我苍白的青春年华染上玫瑰的颜色。我希望,将来 有一天偶然遇见,即使年华老去,我依旧是个美丽而优雅的女子,而那个人,不会在心里懊悔,居然当年爱过这样的一个女子。 

女人的美丽,其实和年龄无关,年轻女孩的漂亮是耀眼的,成熟女人的美丽优雅却是时光和阅历赋予的特别礼物。而这份礼物并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够得到,要努力才行。 

十年后,你会成为怎样的女子呢?现实,际遇,或许能改变一些东西,然而,命运中的大多数还要自己来掌握吧。就像我的姐姐,开始奔三还未结婚的她在看过照片 发出感慨后,对我说,她要去健身房跑步了,然后敷敷面膜,好好计划计划下个月去埃及的旅行。我们同时对对方说,我们不要变成那个样子。


瘦了一树菩提,湮灭一地尘埃

青字文艺:


  习惯了在音乐里寻找安慰,那些音符,把我从陌生的路上唤回来,灵魂似乎被抽去了丝,轻得如一缕香,承不得一件薄纱。--文:篱落疏疏
  
  季节的午后,煮一壶清茗,不加欣喜,不添忧伤,慢慢地品尝苦涩过后的香醇,人生亦是如此。很多时候,美好的东西总是在指尖的缝隙中不经意的流失,岁月让很多期待就这样远了,淡了,薄了。
  
  自古以来,人间万事,经历多少风云变幻,桑田沧海,许多曾经纯美的事物,都落满了尘埃。任凭我们如何擦拭,也不可能回到最初的色彩。纵然是万里青山、百代长河,也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有所转变,留下命定的痕迹。唯有那剪清月,圆了又缺,缺了又圆,一如既往,不为谁而更改半点容颜。
  
  记忆的梗上,谁不有两三朵娉婷,披着情绪的花,无名的展开,我不知道,一种缘能走多远,但我知道,我记忆的梗上,穿过我的长发你的眼,必定会开满你淡蓝的温暖。细数时光,过往的日子,浮现在耳畔眉间,那一帘心事,犹如绵绵细雨,滴落心间,如此薄凉。
  
  在如水的时光里,相遇和别离,犹如花开与花落,无需刻意,不必执着,经年之后再回首,或喜或悲,亦不过如此。回眸逝去的年华,时光的隧道里又暗淡了多少记忆与怜惜,一路走来,有过美好,有过忧伤,欣赏过花开的娉婷,静观过落叶的凄美,渐渐的懂得长久的奔波,总会有一席之地来安放疲惫的心。
  
  人生若只如初见,可遇见了就是遇见了,相识了就是相识了。就像一朵花在含苞待放之时你喜欢它,期待它早日盛开,可是当那一日到来,你发现他不是你所期待的模样,不能提出让它合起重新开过的要求。人和花相似,每个青春的人,都惊艳过,开在季节的枝头,绚丽绝美。但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在恰好的年岁,遇见恰好的人。就算遇见恰好的人,相处久了,也未必会一直如初见般温暖美好。
  
  红尘路上,有些人,携手一程就分道扬镳,有些人,转过万水千山终不离不弃。日暮黄昏,行走在落英缤纷的小径,想着那些曾经许下的诺言,是否喝一壶肝肠寸断的酒,看一场意兴阑珊的雨,唱一首撕心裂肺的歌,就可以回到初见,回到最美的时节?
  
  安于这份娴静祥和的生活,虽然内心深处温软易感,却也持几分疏澹,澄明颖逸的行走在红尘一隅,静守陌上花开,漫数落英飞度,慵散的执意,优雅的孤单,那种被放逐角落的默默无闻,却是无比悠游的淡泊与超然。
  
  看一场姹紫嫣红的春光,喝一杯赏心悦目的清茶,不论暖和凉,做一个洗尽铅华的女子,爱一个平静的人,不问对与错,携手乱世的红尘。淡然心弦,修因种果。那些爱时光会记得。岁月静好,安之若素,经年以后,蓦然回首时,但愿依然是那个拈花微笑的女子,明媚如初。多少的繁华,多少的情爱,回首之间,已成惘然。难了的情缘,皆因念由心生,一念起,春暖花开,风生水起,一念灭,若可不为谁容,轻染桃花的嫣红,独自芬芳,娴静若水,宛如清扬。
  
  我想不起在哪一年曾与之相遇。有些事,谁也说不清。爱只一个字,在时光里沉浮,至于会进入谁的梦里与谁结缘,属于天意。云在天上,风在身外,我用一颗心将灵魂安顿在如经卷的时光里,静静呼吸。
  
  一卷书,一盏茶,一段悠闲的时光。在时光的经卷上,无论我们如何念诵,到最后能否破茧成蝶实属缘分,所以从不翘首以盼,只愿静默相向。一些日子,一些旧人,一些往事,顷刻鲜活于指尖,任千般思绪在茗袅中若虚若幻,此时,惟愿与一屏素淡如水的文字坐老时光。那些静如春水的文字,纤尘不染,安之若素。点点滴滴,丝丝缕缕,无关风月,只遣心情。
  

  你是我种下的前因,我又是谁的果报。瘦了一树菩提,湮灭一地尘埃。

————————————————————————————————————————

继续阅读:陈亚墨的故事你不懂

青字文艺官方微博:http://weibo.com/qingziwenyi

继续阅读:『青春文字第一刊,似火年华皆文艺』新锐青春文学旗舰!— — 青字文艺

继续阅读:「巅峰大赏 文艺复兴」高端纯文学年轻态、新锐文学视界! — — 文艺风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