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FFE

偶遇
而后
感动
洗尽铅华

“其实我们都知道明天起来还是一样,早点摊还是会准时出现在上班的路上,小孩儿还是会哭,喝多了还是会吐,只是我们太需要仪式感了,需要一个可以说再见说你好,一个可以光明正大跟过去决裂,一个似乎可以逼着自己做一些改变的时刻。”

FEI的精神病咖啡馆:

不知不觉画了六年,看了六年,听了六年,

回头看,300多幅作品静静地呆在一个叫“我的圈圈插画”的文件夹里,

从2010年9月建立这个文件夹开始,就没有再改过文件夹的名字,里面的每一幅画的名字,也用“圆圈1,、圆圈2、圆圈3……”来命名,一直到现在都是这样。


这六年中,开始是我自己的一个尝试,后来慢慢变成了一种习惯,一种情怀。

起初有人问过我“你都画了几十幅了,有什么意思?”我说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好玩,顺手。再往后,大约从第200幅开始,有人找我谈合作了,有书籍,有生活用品,有文具,甚至于画展KV等等。以至于我根本不需要重新去画,只是用已画完的画去进行授权。现在我想我能回答期初问我的那个问题了,答案是为了积累,为了质变,为了开心。


2016年,希望大家都加油,也感谢大家一直能看着我的画。

前方的路看不清不要紧,只要走就行了,可能在你诞生第50个、第100个、第200个作品时,就会发现真正的价值。


不拼不搏,人生白活;

不苦不累,人生无味


                                                                                                            FEI

                                                                                       2015年12月30日



                       更多作品请关注我的微博@FEI童鞋,公众微信ID:fffeiart


《Dead Poets Society》

哦.船长,我的船长!

--惠特曼

哦.船长,我的船长!我们险恶的航程已经告终,

我们的船安渡过惊涛骇浪,我们寻求的奖赏已赢得手中。

港口已经不远,钟声我已听见,万千人众在欢呼呐喊,

目迎着我们的船从容返航,我们的船威严而且勇敢。

可是,心啊!心啊!心啊!

哦.殷红的血滴流泻,

在甲板上,那里躺着我的船长,

他已倒下,已死去,已冷却。

哦,船长,我的船长!起来吧,请听听这钟声,

起来,——旌旗,为你招展——号角,为你长鸣。

为你.岸上挤满了人群——为你,无数花束、彩带、花环。

为你,熙攘的群众在呼唤,转动着多少殷切的脸。

这里,船长!亲爱的父亲!

你头颅下边是我的手臂!

这是甲板上的一场梦啊,

你已倒下,已死去,已冷却。

我们的船长不作回答,他的双唇惨白、寂静,

我的父亲不能感觉我的手臂,他已没有脉搏、没有生命,

我们的船已安全抛锚碇泊,航行已完成,已告终,

胜利的船从险恶的旅途归来,我们寻求的已赢得手中。

欢呼,哦,海岸!轰鸣,哦,洪钟!

可是,我却轻移悲伤的步履,

在甲板上,那里躺着我的船长,

他已倒下,已死去,已冷却。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可以自全

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整体的一部分

如果海水冲掉一块,欧洲就减小

如同一个海岬失掉一角

如同你的朋友或者你自己的领地失掉一块

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

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

因此,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

它就为你而鸣

 

“一只船孤独的航行在海上,它既不寻求幸福,也不逃避幸福,它只是向前航行,底下是沉静碧蓝的大海,而头顶是金色的太阳”。—莱蒙托夫

 

一直在

 

某旅行者的日記

       
我到達過光的源頭。 
  用一杯咖啡的時間等待一隻魚的出現。 
  我聽見過孩子們的笑聲。 
  和一群兔人用沉默彼此問候。 
  用驚恐來回應一場浮華的噩夢。 
  我遇見過一個女人和她被風吹落的帽子。 
  并用一朵花的垂敗來懷念。 
   
  我是一個單獨旅行者。 
  在這場孤獨的旅行中。 
   
  陪伴我的只有那隻長腿的豬。 
  它很高。 
  我很矮。 
  但可以互相安慰。

不可或缺的...

栀子花开>>谢谢,让我遇到了最真实的自己,找到最渴望的人!

No one will ever know. how cold I just was!